要求狂放不羁的艺术家打卡上班,会发生什幺事?答案是打卡钟整个被偷走!高雄县桥仔头白屋去年举办四十八小时艺术认证,打卡钟竟不翼而飞,现场留下署名「时间人」的纸条;白屋今年捲土重来,现场特别加上重重的防护,避免打卡钟再度遭窃。

白屋去年十二月举办四十八小时艺术认证活动,号召廿八名艺术家进驻创作。特别的是,这些艺术家与上班族一样要打卡,每天工作八小时。白屋营运长蒋耀贤表示,希望藉由打卡行为,讨论艺术家在限定时间内的产值问题。

原本艺术家们乖乖打卡,不久就有人觉得自己像计时工,到了第四天,赫然发现打卡钟竟已消失,「窃贼」仅留下一张纸条写「我绑架了打卡钟」,署名为「时间人」,并留下手机号码,显然是艺术家的小小反动。

工作人员回拨手机号码,电话那头竟传来活动代言人、前高雄美术馆长李俊贤声音,才知道是「时间人」故意又开个小玩笑。直到进驻活动最后一天,打卡钟又自动出现,但截至今天主办单位仍无法确定「时间人」真实身分。

打卡钟失窃后好几天无法打卡,驻村艺术家皆鬆了口气,频频称讚偷打卡钟太有创意;艺术家谢依庭说:「其实满感谢时间人的」,另名艺术家李国成则说:「如果哪天路上红绿灯全不见,应有很多人会觉得开心。」

今年十一月廿日至廿七日,白屋将举办第二届四十八小时艺术认证活动,十一月十五日前受理艺术家申请进驻。白屋艺文专案经理朱姝锦表示,这次会请驻村艺术家梁赖昌设计多重关卡,妥善保护打卡钟,绝对不能再度失窃。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