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在内战结束后的重建时期,为解决已获自由黑奴及其子女的身分问题,乃于一八六八年七月廿八日通过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其第一款明文规定:「任何人,凡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者,均为合众国及所居住之州的公民,任何州不得制定或执行任何剥夺合众国公民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任何州,如未经适当法律程序,均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亦不得对任何在其管辖下的人,拒绝给予平等的法律保护。」

这条修正案俗称《落地国籍》公民準则。一百四十多年来,无数没有美国国籍或绿卡的外国人,利用这条修正案「专程」到美国生孩子,做美国人的父母。过去一百多年,不断有国会议员提案要求废除这条修正案,但因势单力薄而废宪或修宪又极其困难,媒体一直很少报导这类新闻。今年则大大不同了,今年是所谓「反非法移民年」,亚利桑那州首先发难,自己通过自己的移民法,完全不把联邦政府放在眼里。联邦法官已裁定亚利桑那州移民法违宪(见图,美联社),该州州长不服裁决,已提出上诉。

继亚利桑那州独断独行之后,已有好几个州準备有样学样,一起对付非法移民。据统计,美国现有一千二百万非法移民,每年涌进数十万非法移民,这批非法移民中,百分之八十五是墨西哥裔及其他拉丁裔。在各州打算私自立法对付非法移民之际,废除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呼声响彻云霄,连过去一直对移民问题採取温和立场的一些共和党参、众议员,亦开始在右翼电子媒体上公开呼吁废除第十四条修正案。南卡罗莱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林西.葛兰姆(LindseyGraham)和亚利桑那州的麦侃,以前都和麻州民主党自由派大老爱德华.甘迺迪合作推动新移民法,期使已有工作的非法移民可以获得绿卡,布希亦支持这项立法构想,惜胎死腹中。

现在,葛兰姆变了,麦侃也变了,变得像个不顾原则、只图选票的三流政客。葛兰姆本来是个比较讲理和开明的保守派,他也是第一个表态支持欧巴马提名的女大法官凯根的共和党参议员。但在政治气候大右转、反非法移民成为最热门的政治市场的国会期中选举年,葛兰姆站出来大声疾呼要废除第十四条修正案,他说美国再也不能成为非法移民製造婴儿的地方,没有美国国籍和居留权(绿卡)的外国人所生的孩子不应再享公民权。所有的民调显示,五至六成的美国人都赞成亚利桑那州移民法以及废除第十四条修正案。尤其是在经济不景气、就业率偏低的今天,尤其是在最近公布二○○八年在美国出生的四百三十万婴儿中,竟有三十四万(占百分之八)婴儿的父母是非法移民,无怪乎反非法移民的浪潮越滚越热!

然而,要废宪或修宪必须获得国会参、众两院各三分之二的通过,加上四分之三州(即三十八州)的批准,可说难上加难。因此,有些比较温和的共和党众议员提议,只要父母亲有一人是公民或有绿卡,他们在美国所生的婴儿即可获公民权。乔治亚州一名众议员去年即向国会提出此项建议,并已获九十二人连署。但有不少保守派国会议员和政论家认为一百四十多年来大家都误解了第十四条修正案,他们说:「凡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者,均为合众国及所居住之州的公民」,并未包括非法移民。一名德州共和党众议员表示,宪法赋予国会制定移民政策的权力,国会就有权颁布法令禁止非法移民所生的婴儿享有公民资格。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彼得.舒克(PeterH.Schuck)则主张师法欧洲一些国家的作法,不要太绝情,但亦不必太宽鬆,即不让非法移民的婴儿立即获得公民资格,而是他们必须在美国持续住满十年并受过教育后,始给予公民权。

美国是个多元移民国家,但建国二百三十多年来,总是不停地上演老移民欺负新移民、白移民压榨黑移民和黄移民、爱尔兰移民清算中国移民、英语移民打压西班牙移民的历史。一百二十八年前,华人移民势力单薄时,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一八八二),直到中美合作抗日,才于一九四三年废除该法。今天大声叫嚷着废除第十四条修正案和对付非法移民的各种立法,主要是针对拉丁裔。然而,目前拉丁裔已经是个政治力量雄厚的移民团体,他们拥有相当可观的票源,他们绝对不会像当年只有被欺压而又无力反抗的华人移民那样无依无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