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回忆,廿年前现在的汀州路是一条窄轨的铁路,他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文中曾写:「我曾在夜里踏着轨旁的碎石,鞋声杂轧轧地走回家去…时常在冬日的深宵,诗写到一半,正独对天地之悠悠,寒颤的汽笛声会一路沿着小巷呜呜传来。」

王文兴则直到几年前才知道,童年老家名叫纪州庵,也才听说这里曾经是神风特攻队执行任务前一夜饮酒吃饭的地方。「要是我早点知道,住起来可能心理压力比较大!」

位于台北同安街的纪州庵,当年是日本时代平松家族开设的高级料理亭。这里紧邻新店溪畔,主建筑包括三层楼的本馆及别馆、离屋,园内有草木扶疏的庭园、小桥与流水。

光复后,纪州庵的建筑被徵用作为公家机关员工宿舍,建筑内另作隔间,空地也加盖简易住宅。王文兴幼年随父母居住在此,代表作《家变》场景就以纪州庵故居为本。后来这些建筑遭火烧毁,目前仅存两栋屋顶朽坏的平房建筑。

纪州庵周围地区也曾是艺文重地,台北市文化局从二○○四年起,计画重修纪州庵古蹟,并将这个区域规划成「台北文学森林园区」。但至今仍因有两户住户未搬离,无法动工。

目前的纪州庵新馆是在纪州庵旁新建的三层楼仿古建筑,空间略显狭小,却是文化局推动纪州庵成为文学地标的起点。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