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颱风侵台即将满週年,很不幸,八月八日因而有了另外一个意义。八八,谐音「发发」,该日,实际上却是在警惕我们不要一味追求开发。从这个角度来看,近日政府多项开发性计画因环评或民怨而中止,应该不是偶然的。台湾社会在学习,学着从追求经济开发的大梦觉醒过来!痛定思痛的週年前夕,我们还要彼此警惕醒悟那些事情?

这几天许多人检讨八八水灾,政府也急忙回应。攻守核心多半放在「重建」进展,特别是公共工程的进度。可是,仔细回想,去年灾情最严重的难道是物件的毁损吗?最挑战的难道是工程的复原吗?绝对不是!硬体和工程的损失远小于十年前的九二一地震,但是去年灾害对全国的震撼却不比大地震小。因为我们惊见人命的脆弱,两千万双眼睛几乎目睹整个村落覆灭。这个画面是八八的烙印,是全民的痛点!这才是去年灾情的核心。往者已矣,而生者,「人」的安顿才是八八重建的真正挑战。

更甚者,由于河山剧变,许多灾民面临的不是原址重建屋舍,他们必须离开原来熟悉的地点和人际关係,发配到陌生的环境中全面重新开始。个别的人和家庭生活是如此,整个部落和村庄都可能被打散重新来过,那就不只是(看得见的)设施重建,而是文化、伦理乃至信仰的断裂和复原。争论「物」的重建规模和进度不难,然而,要如何界定人的自信,自立或幸福的复健程度呢?

救灾和硬体建设往往强调效率,政府习惯发包给企业和大宗教团体来落实。人的重生、自立却依赖细緻的互动来摸索出种种途径,要很多小型团体长时间来找出切入点。被迫迁徙,离林背山的原住民朋友尤其更需要从自在找回自信,俾以适应新环境。俗话说:「不是给鱼,而是给钓竿」。如何帮助原住民用他们熟悉的知识,在自在的环境中,发展换取生计的技能,就是自立立人的好方式。就是检视八八重建最关键的的项目。

半年前,在有心的企业家和学界奔走下,林务局推出「漂流木应用于台东地区原住民文化创意产业计画」,把二百公吨漂流木提供原住民,训练他们的木艺技能,部分加工流程分散到部落同胞家中完成,热心厂商再释出自有通路,把产品销往海外。于是,天灾沖落的流浪木,用另一个方式回到熟悉它们的山林原住民手中,经细心加工,换取财务收入,帮助原住民回返山中老家,守护山林,再造更丰富的森林生态。「漂流木计画」要在八月八日当天正式动工量产,造福台东各部落。

这真是一个圆满的故事:人和自然之间形成良性循环;灾民谋求家人生计的同时,兼得邻里生活的富足和部落生命的延续。原来堆弃成患的漂流木,从此以家俱、积木和雕刻的面貌美化了我们的社会。

林务局的创举,不只是把他们工作中的难处化成美丽,衍生商机。更为八八灾后,最难安顿的「人」,灾民的再出发做了最佳範例。这是八八前夕最有意义的好消息!

(作者为台湾生态工法发展基金会董事长)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