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连战在北大演说时,曾引述特拉维夫《犹太人博物馆》前的话:「全世界的犹太人对于彼此都负有责任。」他并藉由「化剑为犁」的故事,为其「和平之旅」做了最佳注脚。同时,也为两岸关係和平发展开启了新局。

连战当年作为在野党主席,面对民进党的激烈攻击,以及国共两党的历史情结,何以坚持跨海出访?连战则引述雷根对美苏和解的话说,「假如我们不做,谁来做?现在不做,什幺时候做?我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来到这里!」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当年的「连胡会谈」不仅是两党关係的历史性跨越,更为国民党在二○○八年重新执政后的两岸互动,搭建了高层的沟通对话机制;在胡习党政权力交接之际,再度成为习近平释出政策讯号的重要平台。

在中南海紧锣密鼓筹开二中全会,全国两会即将开幕前夕,各项政经涉外活动几乎全面暂缓。中共总书习近平,以及即将卸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却安排分别会见连战,这项罕见的礼遇规格所透露的政治意涵,格外受到瞩目。

在「胡下习上」的关键时刻,中南海以「超常规格」安排习胡两人会见连战,应是中共对台工作的一次「总结与归纳」;既可对外宣示习的政策目标,肯定连胡会谈的历史地位,并在胡卸任前夕,为其对台政策路线画上句点。

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后「裸退」,让习近平同时接任总书记、军委主席,并得以全面开展新政布局;这是卅余年来,中共最高权力世代交替最顺畅的一次,反映习胡两代领导人的互信,也稳住了薄案以来风波不断的高层关係。

习近平最近在中共政治局会议强调,坚持走和平与发展道路,是攸关对内对外大局基本战略。可预期的是习近平在「连习会」宣示的对台政策基调,势必将延续「连胡会谈」以来所建构的两岸和平发展路线。

儘管连战此行不是国共会谈,也没有政府授权的谈判任务,但对马英九总统来说,连战、萧万长、吴伯雄等党内元老与中共领导人所建构的沟通管道,都是有利于决策运作的「政治资产」,关键就在马政府能否有效加以运用。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