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陈会结束,海基会人员指蓝营大老见海协会长陈云林是「A咖对C咖」,北京涉台人士不以为然地说,「退居二线能被委以重任吗?」消息人士说,陈虽非中委,但身兼对台领导小组成员,涉台位阶高,会谈成果向中央通报。「虽不算『辜汪会』时汪老般的国师级人物,但起码是北京最信任的谈判代表。」

陈云林来台签协议,究竟台湾应如何接待最中肯,可分三方面说。首先,从正式职衔看,做为海协会长,台湾适当的接待位阶自是海基会董事长或陆委会主委,从政治对等原则言,我方以此相待算持平,从相对原则看,院长以上、甚至总统会见,则是礼遇。

陈是「老对台」北京谈判代表

其次,从对两岸关係贡献来看,一九九七年接掌台办后,陈云林成为对台小组成员,在台湾政党轮替年代负责第一线。虽说中台办属对台小组办事机构,但十数年来从江泽民到胡锦涛,陈云林折冲樽俎第一线,执行两岸和平发展路线,成绩确是有目共睹,在台受礼遇并不奇怪。

其三,就内部影响而言,虽然陈云林位阶不若当年江泽民的「国师」汪道涵,但陈云林是「老对台」,对台班底几乎都是其部属,加上又是对台领导小组核心成员,说陈云林对台工作不权威,恐也找不出更权威的人。

八八水灾重创南台湾后的第三天,海协便邀集十八位理事成员,捐输逾亿人民币;若非体制结构具重大影响力,恐怕也无法做到。

上驷下驷称呼来客确有失风度

两岸体制不同,台湾对「大老」行为自是难以约束,但上驷下驷说法称呼来客,确有失风度,更何况陈云林来台任务重大。王毅在机场为陈云林送机时说,「海协领导人应邀访台是两岸关係发展的重要标誌,是载入两岸关係史册的大事。」消息人士说,王毅引述高层说法,正代表陈云林使命不轻。

事实上,重要的不是人,而是结果。全球化及自由贸易是未来发展趋势,从这角度看,两岸协议不也是为台湾的全球化奠基铺路。当各国都拿中国市场为企业挹注之际,台湾如果还在进三步退两步,对利用全球最大市场犹豫不决,就可能被全球化列车抛在脑后了。

「咬住青山不放鬆,任尔东西南北风」,对的事就要坚持。这是邓小平以改革开放治理中国成功的原因,也是韩国LG、现代汽车抓住中国市场、起死回生的主因。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