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s被董事会驱逐,我保留着那一期的财星杂誌……

上面写着,TheFallofSteveJobs,那是一九八五年八月五日,我三十五岁时的往事了。

那时,他手创的公司,视他为扫把星,一颗闪亮却不祥的「彗星」,太喜欢把钱花在不可知的未来,逼他离开。有好几年,我一直将这期杂誌平放在书架上,不必伸手,我随时可以看见杂誌的封面。

这幺做,一方面是,他被迫离开,我一直很难过,却无能为力,只能每天看到封面时,默默祝福他能东山再起;另一方面,是为了提醒自己,这是走在前面的人,必然的命运,当大家都怕失败,而你独自勇敢,那就只好认命,被当成「扫把星」驱逐。

十一年后,Jobs受邀重返拯救岌岌可危的苹果,我安心的把杂誌,从书架上收了起来;庆幸,他终于回来了,没有被击倒,那时,我四十六岁了。

★超星:CEOoftheDecade

二○○九年十一月廿三日(Jobs被逐出苹果二十四年后),财星杂誌刊出封面故事CEOoftheDecade:SteveJobs。

虽然很开心,五十九岁的我,却没有再收藏这期杂誌了,一方面是,这个荣耀对Jobs来说,实至名归。另一方面是,Jobs返回苹果,一连串的推出令人惊讶的成功产品,同时举重若轻的翻转了音乐、动画电影、手机产业之后,让他不只是令人佩服的成功企业家,也已经成为超级的「流行明星」了;而,追逐流行与追逐明星,都不是我的习惯。

当年Jobs离开,苹果产品日趋俗气,我提不起兴致再买。多年后Jobs回来,苹果才再度脱俗;这几年,我不遗余力的告诉朋友,用苹果,别为了追逐流行,应该体验脱俗。

★彗星:死亡,他最精彩的作品

我相信,除了家人与少数亲密的朋友,「明星」Jobs是孤独的,因为二○○三年之后,命运让他学习一个更艰难的题目:死亡。

这个题目,很难,我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能把死亡,当成一个迎面而来的大浪,以智慧与毅力,跳上浪头,乘着流行的「风向」,登上死亡的「浪头」,让他自己戏剧性的从「科技明星」蜕变为「生命慧星」。

二○○五年,他在史丹佛大学讲演,预告了死亡是伟大设计的概念,「死亡,可能是生命的最佳发明」,当他对生命有了这样充满智慧的体认,Jobs以惊人的毅力与速度,设计自己的死亡,使之成为他今生最后也是最精彩的作品。

★不死:开放的传记

Jobs的一生,不喜欢开放式系统的产品设计,凡事他都以封闭系统极端掌控;然而,对于生命落幕,他以智慧,选择了全然不同的设计方式,这本传记,由于他选择了开放式设计,让他的死亡,留给仰慕者,不是哀伤,而是凡事都有无限可能,坚决不受教条束缚的深切启示。

其中一个可能是,他没死,透过传记,他脱离了肉体的束缚,继续与我们对话。

(作者为大小创意斋+大小媒体共同创办人兼创意长)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