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马总统十九日在白宫设国宴款待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见图,法新社),连主人夫妇在内,共有二百二十五位贵宾,不算随同胡来访的中共官员在内,华裔和有中国背景的客人居然超过十分之一,人数之多,堪称空前,网罗了美国各界的华裔菁英及杰出人士。如把他们的名字一一排列出来,是一份名副其实的Who'sWho(名人录)。

美国政府华裔官员应邀出席宴会的有商务部长骆家辉,能源部长朱棣文,总统亲信助理兼内阁祕书长卢沛宁(我国前司法行政部长王任远的外孙)和白宫公共关係室主任陈美远,加上小布希政府的劳工部长赵小兰和她的父亲赵锡成。国会议员则有奥勒冈州的吴振伟(他上个月刚参加在奥斯陆的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和加州的赵美心,后者邀了「国际领袖人才基金会」创办人董继玲(前台湾铁路局长董萍之女)一起赴会,另有刚上任的旧金山市长李孟贤和加州奥克兰市长关丽珍。

此外各行各业的华裔知名之士有大提琴家马友友、中国大陆的钢琴家郎朗、建筑师林璎(林徽因的姪女,华府越战纪念碑的设计人),服装设计师王薇薇、报业鉅子梅铎的夫人邓文迪、溜冰皇后关颖珊、美国前驻华大使罗德夫人包柏漪(作家,着有《第八个月亮》、《春月》、《遗产》等英文小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的华裔太太伍洁芳、和出身南非的医生陈颂雄(发明治癌症的生化药物,《富比世》杂誌全球排名一百五十四位的富翁)等人。

除了上述名流外,还有远道从香港来吃这顿饭的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影星成龙,想来这是中共建议白宫邀请的客人,董建华担任特首期间完全听命于北京,颇不得港人之心,但甚得中南海的欢心,成龙不是讥笑台湾的民主是「天大的笑话吗」?胡锦涛不忘要白宫邀他们参加国宴,等于酬庸。

至于随胡锦涛访问的中共官员成为国宴上宾的也有几人值得一提,其中之一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恆,江现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如按体制,应该是院长而非副院长出席国宴,这显然是胡锦涛买老江的帐,也可看出江泽民仍在的影响力和其牴犊情深的一面。另有郑必坚和王沪宁二人,前者曾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是中国和平崛起与和平发展的理论家,后者有「中南海第一智囊」之称。

中美双方都强调胡锦涛的访问极为成功,不过美国首都舆论重镇的《华盛顿邮报》却力排众议,在星期天的言论版的「了望」(Outlook)专页中说胡的白宫之行是他「在华府最糟的一周」(TheWorstWeekinWashington),原因是白宫记者会上美国记者针对中国大陆人权的提问,让胡锦涛相当难堪,当天众院外交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议员们称胡是「谋害人民的凶手、高压政权的领导人」,第二天(二十日)胡会晤国会领袖,议员们就人权问题穷追不捨,更不堪的是参院多数党领袖芮德公然在电视访问中指胡是「独裁者」,以致胡的华府行瑜不掩瑕,而成了TheWorstWeek。

国宴结束后的余兴节目是爵士音乐,但郎朗即席弹了一首《我的祖国》,却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民运老将魏京生次日揭发《我的祖国》是五十年代大陆反美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歌词把美国比喻为「豺狼」,要拿猎枪杀牠,在国宴上演奏这样的歌曲,意在羞辱美国。

郎朗在网路上撰文替自己辩护说,他演奏这首歌只是由于旋律优美,完全没有反美的意思。中美官方都没就此事件有所评论,美国大概只好吃哑巴亏了。媒体方面《纽约时报》轻描淡写的指它是「钢琴政治」(pianopolitics),《纽约邮报》则加以谴责,《华盛顿邮报》语带讥刺的说这个曲子「不够和谐」,这当然是冲着胡锦涛强调的「和谐社会」而来;对郎朗而言,他太年轻,可能是无心之失,《华邮》也为他缓颊,指出美国国歌和法国的「马赛曲」都对英国及普鲁士有极具侮辱性的歌词,但美、法两国欢迎英、德元首来访,还不是照样演奏吗?未见英国或德国抗议。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