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公妈派的负嵎顽抗,蔡英文在主流派系护航下,顺利通过信任投票,站稳党内二○一二初选的优势位置。接下来,蔡英文要面临的两难抉择:到底自己是要御驾亲征参选总统;还是要担任「民进党的(土反)本龙马」,成功不必在我?

临全会上,即使连公妈派都心知肚明,只要苏贞昌、蔡英文有意角逐二○一二,就算最后争取到党员投票,终究难以撼动苏、蔡代表参选总统的大局。尤其,临全会同意让蔡英文筹组提名委员会遴选不分区,彻底展现蔡英文在党内山头的「信任度」。试想,如果今天党主席换成其他人,这套制度能过关吗?

然而,初选纷扰尘埃落定,只是迈向重返执政的第一关。面对总统大选,民进党若想取得优势,对内,必须锁定台湾最严峻的贫富差距,提出完整且具建设性的主张;对外,则得动手修正绿营最大的烫手山芋─两岸政策,两者缺一不可。

问题是,蔡英文面对争议时的性格,却与马英九极为类似。以十八趴争议为例,儘管问题癥结很清楚,就是她不该在享受优存利息的同时,又抨击制度的不公不义;但或许是「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性格使然,一件可以用道歉解决的争议,最后却选择控告政府洩密。

相同的,调整中国政策是绿军迎向大选的敲门砖,但民进党人都晓得,碰触此议题必定掀起党内风暴;因此,应该扮演「候选人弹药库」的党主席,当然有必要做好冲撞的态度与準备。但五都选前,蔡英文却声明要把两岸论述的空间留给总统候选人,让候选人承担庞大包袱。

日本幕府末期,各方诸侯割据,当时(土反)本龙马出面斡旋,推动萨摩和长州藩达成「萨长同盟」,终而促成日后的明治维新。(土反)本的「成功不必在我」精神,正是结束幕府时代的关键,以及成就日本迈向现代化的起点。

回头看民进党,林义雄当初在党主席任内充分发挥「(土反)本精神」,因而促成台湾首次政党轮替,即是成功不必在我的最佳例证。

在历史转折点,蔡英文若要参选就有必要释出善意,妥善处理和苏之间的竞合关係。但若志不在大位,昨天临全会,也已确立蔡英文的共主地位,让蔡英文更具有「民进党(土反)本龙马」的关键份量。

(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