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五都选前之夜,一颗意外的子弹,再度瞬间引爆选举操作的阴谋论,不但造成民心动荡,也再次斲伤民主政治中最珍贵的选举公平。虽然「马面」未置连胜文于死地,但检方昨日罕见对马面求处死刑,显然意在画出民主不受暴力与子弹侵犯的界线,捍卫民主的考量不言可喻。

不论是二○○四年三一九枪击案,或是去年底连胜文枪击案,朝野阵营先后承受「一颗子弹」为选举结果投下的震撼威力;谁都无法坚决否认,自己的胜选或败选不受子弹影响。如今朝野双方质疑枪击案的同时,也都因为自己手臂上卡着同颗子弹、有着同样伤口,因此也像在自己伤口洒盐,越骂,伤口越痛。

与案情更複杂、死伤人数极多的翁奇楠命案相较之下,一枉死一误伤的连胜文枪击案严重程度似乎不如,但检方同样对未成年的兇嫌廖国豪、马面都求处最重刑罚;理由正如检方于起诉书中所言,马面的猖狂暴力行径,已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破坏选举秩序、造成选情动荡,更让选举制度的公平形象受到严重伤害,如不予以重惩,未来将无以遏止暴力对公平选举的威胁。也因此,即便两案伤亡人数相差甚远,但从捍卫民主的观点来看,连胜文枪击案一颗子弹带来的伤害,绝不亚于其他案件上百发子弹所带来的破坏力。

选举已是台湾民主进程中的重要象徵,人民或政党都无法容忍,由暴力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性因素。因此,检方昨日对马面求处死刑之举,目的在为民主与公平选举画上一条任何暴力或子弹都不可逾越的红线。

不过,红线画上后,如何努力筑起防弹围墙,还需要检方对于该案中几个重大疑点的持续释疑与说明,以及公民社会的更加健全壮大;否则,朝野间因枪击案产生的对立、人民对于政党与政治人物的猜疑与不信任感,仍旧可能是台湾民主的不定时炸弹。

(中国时报)